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出版翻譯 » 校對人員 » 單調枯燥的校對員
主題:

單調枯燥的校對員

以前有一句口頭禪叫“無錯不成書”,可不知什麼時候有人給它又加了幾個字:“無錯不成報。”我認為,這實在是對我們校對工作者的嚴厲批評,作為報紙的一名校對,我們必須深刻認識這種問題的嚴重性。
    也許有很多人不了解校對這份工作,有時候和朋友提起我的工作時,他們會認為:“校對嘛,不就是對著原稿,找找錯別字,很容易的啊!”的確,校對工作是一個很平凡的崗位,但是,現代社會分工的細緻就是要精益求精。隨著報業的發展、報紙版面的不斷增加、新聞專業性的增強,如今的校對工作已經不是原先那傳統陳舊的工作模式了,在要求上也不只是看看錯別字就行了。在報社工作過的人都知道,校對是報紙的最後一道關口,如果差錯沒有被我們發現,那麼報紙印出來以後產生的影響是無法估量的。所以我們要正確認識報紙的校對工作。
那麼什麼是校對呢?校,即訂正,它的職能也就是根據文字原稿或訂本核對校樣,訂正差錯,保證出版物的質量。報紙的校對工作是報紙出版工作的一個重要環節,是編輯工作的延伸和補充,是保證報紙質量的重要一環。校對,看起來是一件平常事,但在編輯出版中卻佔有很重要的地位,一張報紙的好壞,校對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如果沒有校對工作,或者校對工作做得不好,就不可能有高質量的報紙。
校對有“死校”和“活校”之分。所謂“死校”就是機械死板地改正幾個明顯的錯別字及標點符號等,這是應付差事的消極的校對。“活校”內容就多了,它包括版面、圖片、文章的佈局、遣詞造句、標點符號等。校對人員不但要糾正打印的錯誤,還要敏感地辨別和正確判斷出原稿的錯誤,改正原稿中存在的各種各樣的問題。記得香港著名作家梁羽生曾經說過:“高明的校對不止於校出錯字,還能校出作者錯誤、謬論的地方。”這說明校對的水平往往要比作者更高才能勝任。如果認為校對工作單單是為了改幾個明顯的錯別字及標點符號,那就理解得太簡單了。
校對還有“校異同”和“校是非”之說,“校異同”是校對人員的基本職責,“校是非”是對校對人員的進一步要求,“校異同”容易,只要有認真負責的態度和細心嚴謹的工作作風,就可以做到全部或絕大部分消滅校樣上的差錯;而“校是非”卻不一樣,因為它需要校對人員博學多識和較高的語文水平及政治 ​​鑑別能力。“校是非”雖難,但作為一名責任心強的校對人員,應當向這方面努力,“校是非”也是幫助編輯把好文字關、政治關的重要一環。所以,“校是非”不只是校文字的是非,還要校政治的是非,如導向是否正確,觀點是否符合黨的政策方針等。
校對工作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枯燥單調”,因為大部分校對工作需要在夜間進行。校對人員晨昏顛倒,生活規律失調,但還要默默無聞地為他人做嫁衣。每當人們都下班回家,吃完晚飯和家人其樂融融地看電視的時候,我們的校對工作也開始緊張有序地進行了,由於第二天見報的大部分版面都要在晚上校,所以有人形容我們校對是“都市夜歸人”。凌晨,人們都已進入了夢鄉。我們報社卻依然燈火通明,因為這正是我們最忙的時候,這時,校對人員還必須保持清醒的頭腦,在很短的時間裡準確無誤地校對稿子,有時稿子會不斷地更換,我們也要不厭其煩地一遍又一遍的校。尤其是要聞、國內、國際新聞版涉及的都是大事、要事,所以強烈的政治意識、正確的輿論導向又是我們在校稿子時要時刻銘記的。每天面對同樣的工作,對著一篇稿子一遍又一遍地反复核對。而出現見報差錯,首先被責問的就是校對人員。因此,領導要特別關心校對人員在工作生活中遇到的各種問題,採取具體措施去營造一種平等、和諧的工作氛圍,充分調動校對人員的積極性,使校對人員不單單是“對原稿負責”,更重要的是充分發揮校對人員的主觀能動性,為校對工作打好堅實的基礎。

轉載自:校對網

推薦職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