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美編設計 » 打版人員 » 蹲低點磨技藝
主題:

蹲低點磨技藝

大學生和冷冰冰的工廠,在一般人的認知中,是兩個無交集的辭彙。而有位年僅24歲的大學畢業生,她卻選擇了和同學相比,截然不同的道路。來聽聽天下雜誌對這位同學的採訪。
當她的一百位大學同學,有將近三分之二都繼續升學、希望朝設計師之路前進時,她卻進到聚陽實業擔任打版師,並且在今年五月,成為外派印尼的駐廠技師。
很多人可能會好奇,為什麼這樣的技術工作需要大學生來做?二十五年前,就跟著聚陽董事長周理平,一起打造成衣王國的開發暨技術處總經理廖白蓉說,現在的成衣製造已經跟過去不同,不再是複製,而是要具備替客戶開發商品的能力。
要從OEM(委託代工)轉型為ODM(從設計到生產,一手包辦),從傳統產業躍升為時尚產業,技術人才也得跟著提升,不能只是重複操作同樣的動作,而是要擁有一雙會思考的雙手。
「打版師作為設計師與生產端中間的橋梁,不能只懂技術,還要有設計概念,才能解讀設計圖,提供設計師建議,讓服裝能符合人體線條,同時把各種創意,轉化為產品,為客戶解決問題,」廖白蓉說。
但成立二十五年的聚陽,和台灣的許多成衣業者面臨同樣的問題,就是技術人才荒。
會設計,也要會執行
一九九八年,教育部首度在大專畢業生統計類別裡新增設計學門;這門新興學科,當年只有兩千八百位畢業生。過了十五年,每年的畢業生人數,成長為四倍,但就業市場上,設計人才卻早已供過於求。
根據一○四人力銀行今年三月的統計,想應徵服裝設計師,平均每十個人要搶四個職缺,設計助理競爭更激烈,十個人搶兩個缺,但每十個打版師職缺,只有八個人上門。
誰都想當設計師,卻不見得願意去做實務導向的打版師工作。這些數字,除了反映部份設計科系畢業生眼高手低的心態,也暴露出成衣產業技術人力的大斷層。
廖白蓉指出,隨著產業外移,製衣工程、工廠管理等科系紛紛因為招生困難而吹熄燈號,這樣的斷層已經長達二十年,資深打版師的平均年齡都超過四十歲。
為了填補龐大的空缺,聚陽主動走入大學,在過去幾年,拜訪了輔大、實踐、台南科大與屏科大等學校的相關科系,推動產學合作;商品開發到技術部門的一級主管,更直接和學生面對面、講解產業趨勢,帶著大學生進研發中心參觀。
大學生們了解到,聚陽的客戶原來就是他們最喜愛的Gap、Zara、優衣庫(Uniqlo)等知名快速時尚品牌,對產業的印象也就很快改觀。
每年聚陽生產一億六千萬件成衣,二○一三年營收高達一七九億、EPS(每股盈餘)超過九元,獲利仍在持續成長。
位在嘉義民雄工業區的研發中心,可說是聚陽的心臟。這裡的環境已跟印象中的傳產不同,環境明亮又有空調、不再是昏暗悶熱。
每天,近百位打版師、車縫技師會負責將所有最新設計圖,合作製成樣品衣、確認款式與細節正確,並確保每週最新款式,都能零時差送到世界各地消費者面前。
廖白蓉回憶,過去師徒制採日式教育,訓練嚴格,養成時間長;隨著製造升級,環境已經大幅改善,訓練也不再一成不變。
「有年輕人來學,我們都很高興。我們也做不久了,要有更多人來接棒才行,」一位戴著老花眼鏡、頭髮花白的師傅笑著說。
像黃鈺婷這樣新進的打版師,在研發中心經過半年訓練,熟悉電腦打版軟體與製衣流程後,就必須直接接訂單,透過實作來累積經驗。
一年之後,有些打版師會繼續留在台灣,有些則派駐印尼、越南、柬埔寨各國的生產基地,負責在衣服送上生產線前,針對版型做最後的微調。一、兩公厘的誤差,就會影響每天上千件成衣的生產,不僅要膽大心細,也考驗抗壓性。
而同樣要進到工廠工作的培訓廠長,在兩年內若按部就班、通過考核,更有機會躋身百萬年薪階層。
這樣顛覆刻板印象的工廠工作,的確讓一些比較務實的大學生,重新看待紡織業的技師工作。
目前,嘉義研發中心的技師中,有超過四成是大學畢業生,人數比起五年前,增長五成。海外的二十四位廠長中,有十九位具備大專以上學歷。
黃鈺婷坦承,剛開始實際接單,難免害怕犯錯,但這份壓力也促使她快速成長。
她總是用卡通人物海綿寶寶勉勵自己,要不斷發問,不斷吸收新知,「慢慢熟練後,做出客戶滿意的成果,就會很有成就感。現在我很喜歡接到以前沒做過的款式,有挑戰,就能再學到新的東西,」她說。
聚陽業務行銷處商品開發部商品總監余東霖,畢業自美國紐約流行設計學院,他帶領的設計師多半來自帕森斯設計學院等名校。
在美國求學工作十一年,也曾進入大型零售商塔吉特(Target)工作,余東霖在二○○○年時毅然決定回到台灣。「我回來就是要學時尚產業真正的技藝,身為台灣人很幸運,因為這裡有真正的技術人員,我身為產業的中堅世代,要努力讓傳承變有趣,」他說。
文章來源:天下雜誌

推薦職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