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新聞媒體 » 文字記者 » 娛樂線記者的後台春秋
主題:

娛樂線記者的後台春秋

跑娛樂新聞最大的收穫,當屬能看到一般觀眾所看不到的後台春秋。

每一條線的記者都有不同的運作模式,跑部會的基本就像公務員,比較有機會可以準時上下班;娛樂線記者的生活作息比照藝人,下午上班,直至午夜時分收工是常態,三金典禮、演唱會後的慶功宴,就又更晚了。

那一年我在某報社擔任娛樂新聞記者,主跑綜藝線;換句話說,必須出現在各大電視台的攝影棚裡現場盯棚觀看綜藝節目錄製;在觀眾收看錄影播出前,搶先一步觀看,並視現場狀況發稿。

這一天,婚後首次復出辦演唱會的歌手張清芳來電視台錄節目,敬業唱完、錄完已經凌晨一點多。萬萬沒想到,阿芳姊並未直接離開,反而轉身走上樓,直驅導播室,只為了向導播打聲招呼。巨星的念舊,鏡頭前看不到。

再來,事先得知林慧萍將為宣傳個唱上電視台錄影,帶了好多專輯趁著結束的空檔時間,請她簽名並合照,誰叫我是她粉絲。

那幾次採訪出演舞台劇的藝人大炳,一晚散戲,他約我喝酒慶功,看看時間有些晚、我又剛好騎車,想說下次。結果沒多久便傳來他的噩耗。

娛樂線記者除了跟藝人交手,最多時間還是與「經紀人們」的斡旋。有的仗著藝人紅,經紀人跟著拿翹,記者也沒輒;只是風水輪流轉,善待他人的經紀人,旗下的藝人通常比較長紅、長青。

我服務的報社並沒有狗仔記者的編制,因此在四大報中算是相對弱勢的娛樂記者,缺乏主動操作議題的管道,常常是等他報狗仔拍到了,我們才被動跟進報導;或是請被拍藝人,回應、澄清爆料內容。

事實上,很多所謂的狗仔偷拍,事先都經過精心縝密的佈局,且有公式可循。通常是經紀人先向狗仔透露訊息(經常偽裝成讀者爆料),被拍到的藝人,幾乎過不久就會出席代言活動或新作品發表,屆時現場擠爆各家媒體,藝人、品牌、作品搏版面皆大歡喜。對藝人來說,「no news is bad news」,管他是不是負面新聞,有新聞總比沒新聞好。

不過,也有彼此存有競爭關係的藝人,透過經紀人等關係人士互挖對方瘡疤,然後爆料給記者。藝人日進斗金,背後有多少人要靠他們吃飯,這資源分配的搶奪大戰,明爭暗鬥,天天都在上演,情節可比《甄嬛傳》。娛樂線記者如何在報社、讀者與藝人、經紀人之間拿捏分寸,就需要步步為營了。永遠記得報社資深攝影記者的一句話:「別忘記報社才是付你薪水的老闆!」

如何經營與同業間的關係更是門學問,大家雖然各自為不同的媒體服務,彼此競爭、搶獨家,但總是維持一種亦敵亦友的微妙連結。那一天,節目來了一位大牌港星,因此幾家主要報社的記者都到齊了。我們就一直在現場盯棚,直到近午夜才收工。主管在錄影開始前告訴我,這則稿子當天就必須交,要做為隔天重要的頭版新聞;然而錄影現場的電視台公關以及同業們,一致認為因為錄影結束的時間有點晚,不如隔一日,明天大家再一起發稿。

於是,我十萬火急地將現場的共識如實向報社主管報告,豈料她卻說:「不管,這則今天就是必須交稿。」現場同業見狀有的獻計以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可我畢竟是領報社薪水,還是必須聽從主管的指示;最後快馬加鞭把稿件完成,趕在截稿時間內傳送出去。

因為主管一句話破壞同業間的協調與默契。隔天,這則節目錄影眾家皆漏,成了我的獨家。

那段日子同業們在其它場合見到我時,臉色並不太好。更嚴重的是,報社直接被那一家電視台封殺,所有錄影的採訪通知、通稿都不發給我,從一日獨家變成了天天漏新聞,得不償失。向主管反映被封殺的狀況,沒想到主管的反映出乎意料地冷淡,只好找其他資深的前輩來幫忙說項,表明這一切實非我之願,也為破壞彼此的約定致歉。

封殺大概持續了一個月才平息。這風波帶來最大打擊並不是來自電視台的封殺,而是主管不講理的顢頇權威,我淪為代罪羔羊。

退一步想,如果當時就索性不在當天發稿,版面開天窗;縱使固全同業間的共識,但一定會因此而被懲處。同業不今日事今日畢,難道沒有可異之處?職場上有很多事沒有道理可循,正因為這樣,更要把曾經的「痛點」紀錄下來,供後生晚輩借鏡。

文章來源:工作經驗社群

推薦職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