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甘苦談文章

熱門社群 升學媒體人秘書HR百貨行銷醫護觀光餐旅
工作甘苦談 » 職務中類表 » 新聞媒體 » 文字記者 » 投訴組記者的優勢與困境
主題:

投訴組記者的優勢與困境

曾任《蘋果日報》投訴組記者一段時間,調查處理不少民眾的投訴、爆料,舉凡:消費、勞資、教育、醫療、金融、交通、房地產等生活大小事,無所不包,方知這組記者有其優勢與困境,可能是其他組記者所遇不到的。

最大的優勢是,跑出來的每一則新聞都是獨家,沒有其他同業競爭(跟多家媒體投訴的除外,這時就要比速度)。當年,投訴組於副刊(E落)有一個固定的半版,雖然看似都是一些小新聞,但有時調查發現,受影響的人不只投訴者一人,那這則新聞就會從E落跑到A落的要聞版。跑到要聞版的新聞當然更有成就感,只不過當天通常就要留到八、九點才能離開,比組裡的下班時間晚一個多小時(責任制,當然沒有加班費)。

另一個優勢是能學習到「放蛇」。放蛇就是調查採訪或臥底採訪。為了調查新聞的真偽,記者有時必須帶著偷拍設備,冒著一定程度的風險,深入新聞現場;因此,可以進行放蛇,代表這記者有了一定的新聞採訪技巧與經驗。

第一次看見琳瑯滿目的偷拍設備,真是讓我大開眼界。這才明白,手機、鈕扣、鋼筆,甚至菸盒等常見的生活用品,都可以動手腳,搖身一變成為攝影器材。

實際進行幾次放蛇以後,我才知道放蛇真不簡單。有時太緊張而顯得不自然;有時偷拍設備對不準;有時忙完才發現機器當機或是根本沒開機。放蛇要求的就是一次到位、一次成功;畢竟,這不是演戲,沒有彩排或NG重來的可能。

從放蛇,我體驗到了傳統記者不曾體驗過的採訪方式,也學習到不少新聞理論與實務絕對沒教的編採技巧。

最大的困境在於自媒體時代,透過社群網站推波助瀾,人人皆可成一家之言,尤其是爆料公社成立後,更是搶了不少傳統媒體的投訴爆料案件。想來,投訴人call報社,接線工讀生記錄內容後,需等待記者祥實調查,看看有無成案的可能,至少須半天的時間判斷。比起直接po爆社能直接被按讚、被回應、被分享,慢了許多,而且還有不成案的可能;例如,業者沒違法,僅是道德上的瑕疵,那就很難見報。

第二個困境是,由於投訴組記者需要「放蛇」,對外的見報新聞,我們一概掛名投訴組;因為我們的名字必須保密、低調,未來才能以臥底方式調查被投訴人。同時,對投訴人,我們一概自稱某先生、某小姐,不輕易報上名。如此一來,投訴組記者格外需要把由自己負責處理的見報新聞仔細存檔,以免落得沒有作品的下場。

投訴組記者的另一個困境,則是偶爾會遇見把我們當作跟被投訴人要脅(要錢)的工具。我就遇過,有投訴人氣急敗壞的投訴說花了大錢買到漏水屋,待我現場調查、拍照處理,並詢問主管機關及專家意見,發現建商確實有可議之處。豈料,完成報導進入排程見報階段時,投訴人忽然打來說:「我跟建商達成和解了,所以要撤消投訴!」語氣、態度跟當初來找我們投訴時,180度大轉變。

我向內部報告狀況,主管說,我們這些記者算是報社的成本,處理、對質完的投訴案,即使投訴人事後要撤稿,報社是不會允許的:一樣得見報。

稿件見報沒多久,總編輯連同我就收到該投訴人寄給我們的存證信函。還好,報社的法務很強,這些後續就交給他們去煩惱。只是,當遇到愈來愈多這樣投訴的人,要不對人性失望也難。

即使大報投訴組也不敵「Call報社不如po爆社」的時代洪流,據聞《蘋果日報》去年已裁撤投訴組,的確,翻閱報紙已不復見那曾經最熟悉的半個版面。

最大的能力習得是平衡報導,即使被投訴人十惡不赦,依然要給他篇幅澄清;絕不能光被投訴人牽著鼻子走。比起多聽一面之詞的網路社群爆料,報社在這方面還是嚴謹些,避免淪為打手或是個人恩怨的報復工具,這是《蘋果日報》投訴組教我的事。

文章來源:工作經驗社群

推薦職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