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中國工作專區

帳號:
密碼:
 
最新一期 前期電子報
 
‧工作性質

全職 中高階
新鮮人

‧職務別搜尋
職務:
地區:
行業:
‧關鍵字搜尋
職務名 公司名
1111獵頭高階FB
訂閱1111獵頭電子報
工作經驗談-樂在工作
首頁 > 大陸一點通-職場新聞 > 快遞從製造業“搶人” 寧送外賣不進工廠(上)

快遞從製造業“搶人” 寧送外賣不進工廠(上)

2019/6/25

資料來源:人民網

 就業是最大的民生。中國提出“六穩”工作目標,把“穩就業”放在首位。今年中國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城鎮新增就業1100萬人以上的目標。


 目前在經濟產業結構升級轉型背景下,社會各界對中國勞動力市場“大變局”的討論尤為熱烈:一方面是隨著傳統製造業的轉型升級,技術工人招聘門檻和薪資待遇不斷升高,合格產業工人供不應求,工廠普遍抱怨“用工荒”;一方面是快遞、外賣、網約車等新興生活性服務業釋放大量門檻較低的工作崗位,年輕人有了新的就業選擇。隨著外賣、快遞、約車等互聯網行業的興起,越來越多的年輕打工者選擇離開工廠,轉而進入這類新興業態下“更自由、賺錢快、門檻更低”的生活性服務行業。

 為何有的青年打工者寧願送外賣不進工廠?

進工廠“收入低、不自由”

 “你在外賣的路上風雨無阻,我在工廠的流水線上憂鬱哀愁;你看到的是藍天白雲,我看到的是鐵壁銅牆。”一位青年工人網友的留言一時間獲得贊同之聲,道出了不少同齡打工者的心裡話,也折射出青年勞動者擇業觀的新變。

 “收入低、不自由”是年輕人不願意進廠的最主要的原因。據調查了解到,每逢春節過後,在珠三角、長三角這樣的製造業集聚地,都面臨著不小的“用工荒”。如今,互聯網行業催生的新型生活服務業,正在搶走他們的工人。

 “出去買瓶水,人就不見了。”廣州一家製衣廠老闆吐槽“招工難”時無奈地稱,廠裡曾有百名工人,現在不足30人,曾因人手不夠延誤了貨期。“現在是工人挑工作,尤其是90後心比較大,想去大城市、想去創業,三點一線的生活很難留人。”

 “在2018年820萬畢業生最想就業的行業裡,我們看不到任何製造業工人的影子。” 山東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張衛國說,現在的年輕人成長在互聯網時代,傳統工廠流水線上機械式工作,束縛與壓抑了他們精神層面的需求,也限制了他們個性的發揮。

 “年輕人不願意到實體中去做,是認為實體沒有前途、壓力大、苦又髒,現在不少家庭小康了,也不願孩子去工廠。”南通祥澤紡織有限公司總經理曾凡明說,新興的互聯網公司催生了大批門檻低但收入並不低的工種——開滴滴、送外賣、送快遞、做代駕,相較於“月入過萬”的外賣小哥,​​工廠工人的生活則是枯燥無趣、加班多卻收入極低。

 “外賣行業最吸引我的還是時間自由、薪酬豐厚。”30歲的外賣女騎手陳大芳曾在一家中日合資的電視機製造廠裡做工,從貼標工一直幹到班組長,陳大芳最後離開工廠主要是為了家庭。“孩子還小,一家五口蝸居在公婆單位分的小房子裡,老公是駕駛員,工作辛苦,我想多賺一點錢,換個大一點的房子。”

 陳大芳說,在工廠裡要“熬”上10多年才能月入過萬。“幹外賣,乾一單、拿一單的錢,多勞多得,幹得好的外賣員,月收入可以達到2萬多元,比在工廠賺錢快得多。”

 與陳大芳主動逃離工廠不同,陳海波是被迫離開。從1993年進入南京南鋼鋼鐵聯合有限公司當車間工人,到2013年因受到去產能影響被清退下崗,陳海波在產業一線乾了整整20年。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丟掉工作的兩年裡,陳海波也曾輾轉求職,但最終還是選擇開網約車作為全職工作。

 阿里研究院曾公佈過一個估算數據,中國參與零工經濟的人員大約是1.1億人,預計到2036年,這個規模將達到4億人。2019年1月,美團發布了《2018年外賣騎手群體研究報告》,美團外賣騎手的上一份工作,最多的就是去產能行業的產業工人,佔比高達31%。

快遞外賣等存就業風險

 “如今,外賣等服務業從業者的平均年齡在26歲到30歲,35歲以下更是佔比近七成。”中國工信部賽迪智庫產業政策研究所研究員尹訓飛說,大量年輕從業者“逃離”傳統的工廠和生產線轉向服務業,對保障製造業發展帶來一定的挑戰。

 “流動性大、效率上不去,產品質量就不好,公司發展受限。”南通榮威娛樂用品有限公司總經理王海青表示,公司這幾年來業務發展迅速,用工人數高峰時已達到8000多人,即使將公司設在江蘇第二人口大縣如皋,也依然面臨著“用工荒”難題。根據公司25年用工數據分析,最近幾年,新進員工7日內流失率高達20%。

 從全中國來看,製造業就業人數於2013年達到峰值後逐步回落。Wind數據顯示,2018年11月製造業(規模以上企業)從業人數7103.6萬人,同比下降11%,尤其是鋼鐵、建材、紡織等就業人員出現17%以上的大幅縮減。整體而言,第二產業就業人口占比從2012年的30.3%下降到2017年的28%,第三產業就業人口占比則從2012年36%上升到2017年的45%。

 “中國經濟結構正在經歷一場´橫向轉移´。”張衛國說,從過去二十年的低端製造業到現在的低端服務業,互聯網經濟給了人們一種產業結構“升級”的幻覺。但實際上,這不是真正的升級,這只是橫向的產業轉移,看似花樣翻新,實際上是左右互搏,換湯不換藥。

 “快遞行業從製造業´搶人´,這個趨勢並不是一天兩天。”張衛國說,外賣、快遞、網約車司機是比流水線上的工人更掙錢,但說到底,大家最終賺的都是辛苦錢,而技術工人的職業含金量顯然比外賣小哥更高。服務業革命倒逼著製造業升級,而製造業的升級,最終又會在未來的某一時點,帶動服務業發生進一步變革。

 專家普遍認為,一方面,快遞、外賣等服務業快遞行業屬於具有“伴生”性質的行業,是實體經濟的“附屬品”,如果經濟總體走勢不好,其發展必然受到影響;另一方面,在產業轉型升級、新舊動能轉化沒有完成前,貿然拋棄或脫離製造業,會對中國造成產業空心化等不可逆影響。

 張衛國說:“過去,虛擬經濟過熱帶來的一個客觀後果,就是資源要素紛紛從製造業領域抽離,向金融、房地產等行業過度集聚。如今,當大量年輕勞動力湧入生活性服務業,未來的勞動生產率增長可能會失去源泉。而當越來越多的勞動力只是為了´賺快錢´去做那些´維持基本生活´的服務領域,對於人力資源也將是一種巨大的浪費。”

 據《2018阿里本地生活大數據》統計,在過去的2018年,外賣小哥共幫帶了251萬包煙,幫畫畫25萬次,幫扔垃圾5萬次,幫打遊戲820次……

 “中國的失業率數據是4.1%,這個數字近10多年來基本沒有變化。可是GDP增速從2008年至今,一直是下行趨勢。”專家指出,在經濟增速放緩的情況下,失業率沒有增加,對短期宏觀經濟來說是保持穩定的好事情,但長期的角度看,穩定的就業背後,也蘊含著不穩定因素。
文章標籤 :就業,外賣

網站指引 | 隱私權保護 | Q&A | 意見反應 | 廣告刊登 | 新聞現場 | 合作提案
1111高階獵頭粉絲團中國人力資源開發網1111獵頭中國職缺中國紡織人才網聯英人才網應屆生求職網中國服裝人才網